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12/1特別來賓:排灣族盲詩人莫那能

好消息!排灣族盲詩人莫那能(阿能)
本週六(12/1)將到樂生共襄盛舉!大家千萬不要錯過!

莫那能,漢名曾舜旺,排灣族人,民國四十五年生。

莫那能命運坎坷,七歲喪母、十八歲被賣入勞力市場(弟妹分別被賣去做苦力與雛妓),二十三歲發生車禍導致眼盲、之後罹患甲狀腺腫瘤與開放性肺結核。臺灣原住民族於80年代所面臨的困境(教育、醫療、雛妓、勞力剝削、正名、環境正義等等),在莫那能身上都找得到,正如他自己所說:「我的前半生就像原住民幾十年來的縮影」。

1984莫那能的詩作刊登於「春風詩刊」,刊出後,立即受到台灣詩壇矚目,他是第一位用漢字寫出台灣原住民族詩歌的原住民族詩人,也是台灣第一位盲詩人。莫那能不但用詩為原住民族的苦難發聲;更積極投入原住民族和殘障者爭取權益的運動,用行動證明他是一位無視於自己的苦難,為弱勢族群追求正義與公理的生命勇者。

莫那能的詩表現出台灣原住民族強韌的生命力,也描述出20世紀70和80年代原住民族的集體記憶和遭遇,這使他的作品成為台灣原住民族悲慘而壯闊的史詩。由於身為原住民族和盲人的雙重弱勢,使莫那能的詩在淺白簡易中流露出對弱勢族群的深刻同情,而他的文字也就像台灣原住民族的歌聲,遼闊、恢弘又帶著自心底發出的蒼茫和悲涼。他的代表詩集是《美麗的稻穗》。

莫那能目前開設「阿能按摩院」維持生計,按摩院生意清淡,阿能一家生活艱苦。

莫那能詩作:

流浪—致死去的好友撒即有

流浪,它是什麼意義?
你不懂
只知道必須無奈地離開
希望找到能夠長留的地方

十三歲,多嫩弱的年紀
還有多少不理解
就開始一天十二小時的工作
被「當」在焊槍工廠
忍受惡臭,長期禁足
不准外出,沒有報酬
身分證押在老闆的保險櫃裡
三年和約一滿你就走
走到一家磚窯
運磚廠的錢賺得多
你那山豬般的體力
走入悶熱得的燒磚房
得到了頭家滿心的嘉許
但你還是走
只因為你不甘願
得到最少,付出最多

到工地挑磚挑砂石
你說,一分量一分錢
反正有的是力氣,也自由
誰知三個月後
工頭捲走了工資
只好把身分證「當」在貨運行

你還是不停地流浪
當綑工,睡在卡車上
鐵工廠,揮鐵鎚睡廠房
漂流到茫茫大海跟漁船
渡重洋到阿拉伯做工
終於,你不能再流浪
挖土機的手臂
打斷了你的脊骨……
最後一口氣你彷彿在說:
我懂了,流浪是無奈的壓迫
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脫
去罷!流浪漢
流浪到未知的世界
或許那是一個和平的地方

百步蛇死了

百步蛇死了
裝在透明的大藥瓶裡
瓶邊立著「壯陽補腎」的字牌
逗引著在煙花巷口徘徊的男人
神話中的百步蛇死了
牠的蛋曾是排灣族人信奉的祖先
如今裝在透明的大藥瓶裡
成為鼓動城市慾望的工具
當男人喝下藥酒
挺著虛壯的雄威深入巷內
站在綠燈戶門口迎接他的
竟是百步蛇的後裔
-----一個排灣族的少女

鐘聲響起時--給受難的山地雛妓姊妹們

當老鴇打開營業燈么喝的時候
我彷彿就聽見教堂的鐘聲
又在禮拜天的早上響起
純潔的陽光從北拉拉到南大武
撒滿了整個阿魯威部落

當客人發出滿足的呻吟後
我彷彿就聽見學校的鐘聲
又在全班一聲「謝謝老師」後響起
操場上的鞦韆和翹翹板
馬上被我們的笑聲佔滿

當教堂的鐘聲響起時
媽媽,妳知道嗎?
荷爾蒙的針頭提早結束了女兒的童年
當學校的鐘聲響起時
爸爸,你知道嗎?
保鑣的拳頭已經關閉了女兒的笑聲

再敲一次鐘吧,牧師
用您的禱告贖回失去童貞的靈魂
再敲一次鐘吧,老師
將笑聲釋放到自由的操場

當鐘聲再度響起時
爸爸、媽媽,你們知道嗎?
我好想好想
請你們把我再重生一次……

恢復我們的姓名
從「生番」到「山地同胞」
我們的姓名
漸漸地被遺忘在台灣歷史的角落
從山地到平地
我們的命運,唉,我們的命運
只有在人類學的調查報告裡
受到鄭重的對待與關懷

強權的洪流啊
以沖淡了祖先的榮耀
自卑的陰影
在社會的邊緣侵占了族人的心靈

我們的姓名
在身份證的表格裡沈沒了
無私的人生觀
在工地的鷹架上擺盪
在拆船廠、礦坑、漁船徘徊
莊嚴的神話成了電視劇庸俗的情節
傳統的道德
也在煙花巷內被蹂躪
英勇的氣概和純樸的柔情
隨著教堂的鐘聲沉靜了下來

我們還剩下什麼?
在平地顛沛流離的足跡嗎?
我們還剩下什麼?
在懸崖猶豫不定的壯志嗎?

為什麼
啊!
為什麼呀為什麼
走不回自己踏出的路
找不到留在家鄉的門
啊!
為什麼呀為什麼
這麼多的人
離開了碧綠的田園
沒了幸福沒了希望

噢!不
我的生命還在跳動
我的血液還在奔騰
我要歸去,我要歸去
歸到我原來的地方
深深地挖著土地
埋進我的愛做種籽
只要太陽還昇起
只要高山還聳立
只要大河還奔流
豐收終會掛在子孫的臉上

聽胡德夫改編的「為什麼」請至:http://odeo.com/audio/17348723/view


10 則留言:

sss 提到...

阿能的詩!好辛酸呀!

馨文 提到...

阿能眼睛雖然看不見,他詩句浮出的畫面卻那麼鮮明且震撼人心。使我想起俄國盲詩人愛羅先珂。

c 提到...

拜託給個活動的時間好嗎?

不知是12/1的幾點舉辦呢
很擔心跟同一天PM2:30的黃美英講座時間相衝突

兩場都很想聽
好久沒去樂生了
想念

c 提到...

(忘了說)

謝謝你們規劃這系列的活動

馨文 提到...

hi

阿能會和美英一起來喔!不是兩場,他們會一起到,自由的分享與對話。

也會有一些原住民朋友來參加。現場很自由的。你如果有什麼想法,也可以建議,總之,當成下午茶聊天!

遺 提到...

沒機會參加到這場座談
請問網站可以提供阿能當天的座談內容嗎?
感謝

bill 提到...

這是個人當天的筆記整理,僅供參考。
http://docs.google.com/Doc?id=dp6qrgq_36s9pvbhht

馨文 提到...

感激!可以讓我們轉載嗎?

bill 提到...

請用。 若需要改錯,排版,或是修飾文句,也歡迎幫忙修成比較適合公開見人的樣子 XD

匿名 提到...

淺白的辭彙,容易了解!原住民加油!